&ep;&ep;大约四点五十左右,徐静刚从外面回来。

&ep;&ep;他走过宋歌她们的工位的时候,看了一眼手上的手表,便走到她们桌子的中间,敲了敲桌子前的挡板说:“时间差不多了,我这里没什么事情,你们收拾收拾回家吧。”

&ep;&ep;“谢谢徐总!”宋歌和张欣异口同声地抬头道谢。

&ep;&ep;他微笑了一下,并没有继续说什么,就转身回到办公室里。

&ep;&ep;张欣开始起身收拾桌面,她看到宋歌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,疑惑地问道:“怎么还不走?”

&ep;&ep;宋歌朝她无奈地苦笑,“还有点东西没有做完。”

&ep;&ep;张欣从桌头拿起车钥匙,提醒道:“那你别呆得太晚哦!这边晚上不好打车。”

&ep;&ep;夏天的日头总是迟迟落下,把天空染得一片火红。

&ep;&ep;从办公楼往外望,时常能看见排列成行的鸟群,它们大概也是家的方向飞去吧。

&ep;&ep;宋歌在做完另一家医院的报表后,抬头朝窗外看去。

&ep;&ep;心想自己已经被异化成标准的格子间打工人了吧。

&ep;&ep;拼了命地工作,只为了把座位换到离窗户更近的地方。

&ep;&ep;不是为了欣赏风景,而是因为那是地位和权力的象征。

&ep;&ep;人类有时也是挺可笑的,要是为了风景,还不如直接辞职,归隐山林。

&ep;&ep;而不是为了一个虚无的办公位而汲汲。

&ep;&ep;反正不管坐在哪里,他们是无暇抬头欣赏窗外的风景的。

&ep;&ep;这时,徐静正巧拿着水杯,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。

&ep;&ep;看到宋歌还坐在工位上,他有些讶异地挑了挑眉,但也说什么,径直走向了茶水间。

&ep;&ep;等他接完咖啡,再打完一个长电话,走回办公室的时候,宋歌还是坐在那里。

&ep;&ep;他忍不住走上前。见宋歌没有反应,便轻轻用指节敲了敲她的桌子。

&ep;&ep;宋歌正全神贯注在工作上,仿佛被这突然的动静吓倒了,不自觉发出”啊”的声音。

&ep;&ep;“不好意思,吓到你了。”徐静见她被吓得全身抖了一下,不由得说了一声道歉。

&ep;&ep;宋歌这才反应过来,“蹭”一下从椅子里弹起来。

&ep;&ep;“徐总,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&ep;&ep;“你怎么还没回家?”徐静瞥了瞥她手上拿着的鼠标,抿了抿嘴,抑制住马上就要浮上来的笑容。

&ep;&ep;宋歌顺着他的眼神,看到了自己手上的鼠标,急忙把它放到了桌上,然后才回答:“我还有点东西没有做完。”

&ep;&ep;“什么东西?”

&ep;&ep;“就是那个数据和报销数据的对比。”

&ep;&ep;宋歌担心办公室的监控,并没有直接讲出具体的数据名称。

&ep;&ep;在宋歌的“反侦察意识”下,徐静终于忍不住自己的笑容,他笑了几下,把手上的水杯自然地放到宋歌的桌面上,然后说:“你给我看看你做成什么样子,然后跟我说一下你是怎么做的。”

&ep;&ep;宋歌乖乖地把笔记本电脑递给他,站在他的身后,顺着他的动作介绍:“我根据那个数据每个月每个医院做了一个pivot表,表格里面会有每个医生这个月开了什么药和药量,然后我根据陆总给我们的表格,找到这个医生对应的医药代表,最后我用出纳数据里面的支出情况,看看对不对得上。”

&ep;&ep;徐静一只手端着她的电脑,一只手滑了几下触控板,扫了几眼数据,便开口问道:“你有没有想过,我们公司这半年的数据量有多大?按照你这样的做法,大概需要多少个小时才能完成任务?”

&ep;&ep;“但,我没有想到其他办法。”

&ep;&ep;徐静见宋歌垂头丧气的样子,莫名地觉得有些刺眼。

&ep;&ep;“你站到这里来。”徐静指了指自己旁边的位置。

&ep;&ep;等宋歌让出位置来之后,徐静一手拉过椅子坐了下去,然后把电脑摆在桌子上。

&ep;&ep;他抬头问站在一旁的宋歌:“这样你看得到屏幕吗?”

&ep;&ep;宋歌站得有点远,并不能看清屏幕上的字,她自觉地走近了两步。

&ep;&ep;徐静见她眯着眼睛,用力看的样子,便把椅子往内挪了挪,示意她可以再走进来一些。

&ep;&ep;“明天叫IT给你配台显示屏。”

&ep;&ep;宋歌这才意识到,他们之间的距离突然之间近了许多,近到她甚至可以闻到徐静身上的若有似无的香水味。

&ep;&ep;徐静见她找好了位置,就在屏幕上演示起来:“你看着我鼠标的操作。你之前

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