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为掌门在所以才不敢说实话的吗?没有关系,为师还在这里,谁若是敢欺负了我的弟子,为师,绝对不会轻饶了他!”

&ep;&ep;七长老和曲心柔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一向不是很好,说起来两人还是同门,基本上能算得上是最早的烟云宗那一批人。

&ep;&ep;而且曲心柔还是七长老的师妹。

&ep;&ep;但是曲新柔如今早已突破样貌,看起来也要更加年轻一些,但是七长老则不然,她卡在这个境界已经很久了,迟迟不能够迈入问心境。

&ep;&ep;如果只是一般同门的话倒是也无妨,但是这件事情坏就坏在她们两人曾经似乎有过那么一些恩怨。

&ep;&ep;七长老当初心仪的一位对象喜欢的人是曲心柔,然而曲心柔又在大庭广众之下拒绝过。

&ep;&ep;因此两个人的量子就已经彻底的结下了。

&ep;&ep;苏语嫣刚刚的样子看起来分明像是在害怕曲心柔,才不敢说出来真相。

&ep;&ep;曲心柔嘴角缓缓的勾起。

&ep;&ep;“说起来七长老来的也好,几位长老既然已经到期的就都做吧,我让你们过来也很简单,是关于孙云、苏语嫣他们的惩罚。”

&ep;&ep;七长老脸色顿时微微一沉。

&ep;&ep;她没有想到在这种时候曲心柔说出来的是这样的话,这简直就是在明晃晃的要打她的脸。

&ep;&ep;“惩罚?不知我的弟子究竟是犯了什么错,竟然是要有惩罚?”

&ep;&ep;“这就要你好好问一问你的弟子了。”曲心柔语气中也带着毫不客气。

&ep;&ep;“说起来今日如果不是我去的及时,我还不知道我烟云宗有弟子,竟然敢因为自己的私事就要杀害凡人!”

&ep;&ep;虽然说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,凡人的确只是蝼蚁,也谈不上有多么的重要,可是无论是任何一个门派,只要它是名门正派,都绝对不可能会明目张胆地认为凡人可以随意杀害,如果真的敢有那样的胆子的话,恐怕早已经会被群起而攻之,那已经不再是名门正派,那是歪门邪道。